大数据-校园资讯-读书心得 -动漫资讯-心情说说 -游戏资讯 -体育资讯-教育资讯-服装服饰-求职招聘 -创业交流-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航空资讯 >> 正文

航空工业光电所刘仲凯:国外进修的三个月

2020-06-29 04:15:05  来源:赣州生活网  

index (16)

去年,我有幸来到法国图卢兹进修。因为手续的问题,我错过了开学。去报到的那一天,学监就跟我说下周要考试。虽然来之前曾经想过学习会很艰难,但是没想到它来得这么快。加上进修的专业跟以前所学专业完全不同,我只能拼尽全力。

我的专业是嵌入式系统设计,要在两个校区上课。每周有三天在郊区,另外两天在市中心。无论哪个学校,教的都是偏技术的课程。一开始是老师在台上讲一整节课,学生们抄一整节课的笔记。除了遇到不懂的东西,学生会跟老师有偶尔的互动之外,基本上都是灌输式的授课。但是后来大部分课都安排实验,每一门课老师都会手把手教会大家与该课程相关的一个软件,并布置一些作业让学生在实验中去完成,同时要求在规定的时间内提交实验报告。作业量是比较大的,学生在正常的几节实验课上,是根本无法做完的。于是班里同学就在课余时间相约一起做作业。但是学校的课程安排得特别满,几乎是从早上八点到下午六点,中午仅留一个小时午餐时间。这样我们的“课余时间”就只有晚上和周末了。但是大家似乎都挺适应这种学习节奏的,每天都精力特充沛。为了保证下午的听课质量,我会在午餐时间内挤出20分钟时间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会。

使用工具,提高效率

学校的授课老师大多来自各个公司或研究所,因此非常注重实践,各种工具都用的得心应手。我至今已经学习了十几个不同领域的软件了。有些是以前听过但没有用过的,如Simulink、ADS、DSP等,而有些则是第一次听说,所以倍感新奇。比如系统工程课上,有关需求管理的Cameo软件和结构设计的AADL软件,以及最优化课程里的Oplide。这让之前只会C语言和Matlab的我一下子开拓了眼界,让我明白使用工具在提高效率方面是多么重要。其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做最优化的oplide软件了,这个IBM公司开发的软件,能够做各种各样的约束规划,包括常见的线性规划和整数规划。

以前在生活或工作中,自己也曾遇到一些最优化问题,当时出于要强和自信,总是自己建模自己求解,耗时耗力还不一定有效。现在渐渐明白,工作中很多事情,是不必“重复制造轮子”,承认别人的专业和先进,并虚心引进,能让自己快速提升。另一个喜欢它的原因是我惊讶地发现,原来工作中的好多事情,都可以归为最优化的问题。比如操作系统里的进程分配问题,结构设计中的处理器安排问题,还有通信中的信道匹配问题,让我看到了书本知识一旦找到应用的地方是多么的强大。这么多软件,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是无法精通的,但是它们在我的意识里播下了种子,让我明白在今后的工作中,应当勇于尝试用现有工具去解决问题,而不是强自苦思,重复别人的工作,浪费自己的时间。

弄懂概念的重要性

和以前上学不同的是,这边的课程不是延续一整个学期的,而是上几周就结束了。通常一整个上午或下午都是同一门课,课程结束后就开始安排考试,同时开始下一门课。于是我们几乎每周都要来一场考试。这对我个人来说确实是个不小的压力。首先,语言不熟练使得我很少能在课上及时消化老师所讲内容,只能通过课下进行复习。另外因为晚来一个月,我还要把之前的课程也补回来。时间弥足珍贵,每个小时都变得特别有意义,不敢轻易浪费。后来我慢慢发现,考试主要考察的是对概念的理解,而不要求全知全会。课堂上挖得很深很广,但是老师也知道短时间内是无法让我们全部掌握的。只要明白了基本概念,若日后有兴趣继续该学科的研究或应用,自然会逐步深入。

有些概念还是需要一啃再啃去理解的。例如波德图,这个在信号学科里非常基本的概念,在连续好几门课上都出现过。每次学习它时,我都以为我理解了它的性质,但是后来总有新的问题出现,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是否完全读懂了它。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除了课程间循序渐进的深入之外,还有我自身对它的态度问题。如果我以应试的心态,只是匆忙地关注概念的一部分性质,没有完整了解它,那么在下一次遇到它时,会倍感困惑。于是后来复习时,就没敢在概念理解上偷懒,因为这是“将复杂的东西简单化”的捷径。哪怕多花点时间,跟老师和同学们好好聊聊,也不敢不懂装懂,因小失大。

差异中协作进步

和老师及同学们的沟通总是很愉快,他们不厌其烦地从最简单的东西讲起,直到讲明白我的问题。所以有时候很庆幸自己选了一个全新的专业,这让我有更多的机会和动力去跟别人沟通,同时也了解到不同的思维模式。比如在一次硬件编程课上,我和一个同学合作完成自动驾驶的硬件编程作业。他的思维方式是,以系统工程思想做指导,先在草稿上列出所有要做的工作,同时画图列出不同工作之间的交联关系。等这个图稿完成之后,再开始实施编程。但是我不愿把时间浪费在脱离了实践的纸上谈兵,主张只需知道大概方向,就立刻动手编程,等真正实现了一个功能之后,再去做下一个功能,这样步步为营,总是以实际问题为导向,不至于遇到由于前期设计不完善或因判断不对而重复设计的问题。两相对比,显示出了我俩背景的不同,思维路线也不同。欧洲工业体系足够发达,已经形成了很多成熟的设计模式,甚至很多人的工作,不是设计本身,而是关注在设计中如何快速、精准、安全、全面地覆盖所有可能的问题。比如系统工程这个学科中,有一部分就是教会大家如何做出一个完美的前期设计,而不用来回删改。我同学出于对现有设计思维模式和设计体系的信任,主张先完善设计,再实施设计。而我,以在国内多年的工作经验,主张“上手”的重要性。因为我之前的很多工作,都是短平快的工作,没有时间完善设计文档,接到项目后很快就要完成项目。也有一些时间充裕的工作,但是大家并不完全了解整个系统,做出的设计文档也是闭门造车式的,为了完成计划而写的文档。我深知这样的设计文档是无法作为指导文件应用在实践中的,所以我主张一步一步从实际问题出发。最后我们做了分工,我只做具体的算法实施,而他负责整个系统的模块构建。他给我方向,我向他反馈问题,最后顺利地完成了整个作业。

找回自信

三个月后,除了适应节奏后心态上的些许轻松之外,还有慢慢受到同学们认可后的自豪感。一开始,总是我问他们问题:概念不懂的时候问,作业理解不了题目的时候问,甚至有时候老师刚讲过某个知识点,我却因为听力不够熟练而没有理解,只能求助身边同学们重复讲解一遍。那段时间心态是最低沉的,总是感觉自己比别人要差一些。好歹以前上学时,自己学习也算得上优秀,怎么到了这里,就成了大家帮助的对象?每次想到这里,就黯然神伤。但是随着我把错过的课慢慢补上来,再加上跟他们的合作日渐增多,我开始有了能够帮他们解决问题的机会。比如,在数字信号处理这门课上,很多公式都是现成的,老师只要求会套用。但我刚好会推导它们,于是对这门课的理解就深一些。每次有同学对公式应用不熟练或者想多弄懂一些时,我就把我的推导过程给他们看。从他们后来赞许的话语中,我渐渐找回了久违的自信。还有一门课叫实时编程,课上老师让画一个模型的状态机。和我合作的同学认为只用画两个状态就行,而我凭着多年编程的直觉画了四个。他当时觉得没必要,后来老师公布的答案也是四个。那个同学就很佩服我,后来有作业还主动和我合作。通过类似的事情,我一点点地被接受、被认可,低沉的状态逐渐消失。

接下来还有三个月的学习,我还要面临更多的课程,甚至还有一个长达一个月的大作业。能否做得更好,我依然没有足够的信心,但是我有勇气去直面挑战,让自己日渐完美,直至优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