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校园资讯-读书心得 -动漫资讯-心情说说 -游戏资讯 -体育资讯-教育资讯-服装服饰-求职招聘 -创业交流-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资讯 >> 正文

西塞:不记得谁是郑智 我的腿因那一脚被放了螺丝

2020-06-29 10:50:40  来源:赣州生活网  

多梅内克作为主教练参加的两次世界杯,热身赛的最后对手都是中国队。2006年,在3比1战胜中国队之后,法国队凭借三场热身赛全胜所积蓄的信心和士气在当年的世界杯上一直打到了决赛。那一年,在迎战中国之前,法国队是一支备受质疑的球队。四年过后,虽然有了世界亚军的头衔,但是,在欧洲杯上被小组淘汰的遭遇加上世界杯外围赛上手球出线的经历,让人们对于法国队的担忧更甚于四年之前。  在迎战中国之前,法国队6年来首次采用了433的打法。这个打法的得失,在经过了和哥斯达黎加比赛的希望到对突尼斯的失望之后,只有在中国队身上才能得出结论。有趣的是,对于中国队这个并不陌生的对手,法国队上下并不关心。多梅内克关心的是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调整阵容,球员们关心的是他们在新阵中的作用。记者本来以为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四年前因为和中国队比赛受伤而丧失了参加06年世界杯资格的西塞。不过,这个以800万欧元身价流落希腊之后成为希腊联赛首席射手,迎来重生的时尚锋将对于那段故事都已经陌生了,甚至对于郑智的名字都已经感到陌生了……  体坛:首先,您对于自己重新回到法国队是不是感到很意外?  西塞:是的,我知道在我的位置上有很多竞争对手,但是,起码,我和他们拥有同样的机会。现在,我成为法国队中的一员,我会抓住这个机会。  体坛:法国队对你有什么意义呢?  西塞:进入国家队的意义很大,现在我只有两个赞助商,在马赛的时候,很多赞助商和我有接触,但是最终都不了了之。能够加入国家队,肯定会对此有所改变。进入国家队之后你的身价就不一样了,甚至可以提高一百倍!  体坛:您是法国队的常客,却总是错过法国队的重要比赛……  西塞:是的,从近的说,2008年欧洲杯的时候我就有资格参加,但是最后参加的是戈米。2006年世界杯的时候我甚至被确定为主力队员,但是那一次意外的受伤使我在最后关头错过了这个机会。在此之前,你能够想到,在去德国的前夜,你突然离开法国队了吗?不,你根本就想不到,这是命运!  体坛:您还记得郑智吗,是不是还对那场比赛心存遗憾?  西塞:不……我不太记得了。我从来都没有什么遗憾,我从来都没有服输,从来都没有抱怨。就算是在受伤的时候,我很清楚自己很可能就此和世界杯绝缘,但是,我仍然在和给我治病的医生开玩笑。这是我的性格,也许,这和我童年的经历有关系。我和我的母亲经历了那么多那么多磨难,使得我在后来的时候不会为一次失意的受伤流泪,不会为一次不公平怨天尤人。  体坛:那么,你最遗憾的是什么呢?  西塞:是我父亲的去世。我失去了我的父亲,那是在去年9月30日的时候。在我只有两岁的时候,父亲就抛弃了我和我的母亲。后来,他从非洲专门来看我,我们谈了很多,他向我解释了过去的事情,这在非洲人中几乎是不可能的。我原谅了他。在我原谅他之后,我觉得全身心都获得了解放。后来,他给了我很多帮助,给我指明了方向。每一天,我总是想对他说:爸爸,看着我,你将会为我所做的一切感到骄傲……  体坛:回到那次受伤,能够讲讲受伤之后的故事吗?  西塞:实事求是地说,那简直难受死了。每一次在通过安检的时候,我都要向机场人员解释,我的腿里被放进去了螺丝。我难受的并不是疼痛,而是那种隔离的感觉,好像这条腿不是我的了一样。尤其是在挪动的时候发出的噪音,我完全没法相信,那是从我的身体里面发出来的!当时,就连我的队友都能够听到。很多人都认为,这样的受伤是因为我的肌肉没有其他人的柔韧性,没法承受压力,所以才容易受伤。不过,现在,我向大家证明,我的身体很好,我重新恢复了状态,甚至比以前还好,没有任何毛病!  体坛:从那之后,你在马赛的经历并不顺利……  西塞:完全如此,在马赛的时候,一切都有点太沉重了,都有点让我无法接受了。自己的球迷都可以嘘我,对我说西塞我们给你付了那么多的转会费,你需要给我们进球。但是,那时候,我的确不可能立即进入状态。我感到很难受。如果没有保镖,我甚至没法一个人在马赛出入,这让我很烦,所以,我选择了离开,我是一个感性的人,我需要理解。  体坛:为什么选择希腊帕纳辛奈科斯呢,这几乎等于离开了法国球迷的世界……  西塞:我需要平静,需要大家暂时把我忘记。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在希腊的成功,也许现在我的名字不会被任何人提起。在赛季初的时候,我曾经说,不要把我提前入土了。当时所有人都以为我在开玩笑。其实不尽然,我知道,在这里我将会重新开始,重新找到信心,重新找到进球的感觉,重新做出我所期望的一切。在希腊,我没有很多压力,也没有球迷的追随,我有开心,好运和成功的一切。这就像我在欧塞尔时一样。  体坛:正是在希腊,你获得了自己的重生?  西塞:我和你说了,我相信命运。我曾经一次次错过,但是现在,我重新回到了法国队,我相信冥冥中的命运之手的安排。在2010年,我的一切都很顺利。我在2月20日有了第4个孩子。我常常这样告诉自己,这个顺利是暂时的。虽然是暂时的,但这已经足够了。(体坛周报)
集运系统 www.kjwlxt.com